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/ 文章 / 正文

自駕車(chē)行走滇緬公路第六天:從畹町到臘戍

夏星

  【車(chē)訊網(wǎng) 報道】進(jìn)入緬甸,沿滇緬公路繼續南行。翻過(guò)3道山梁,行車(chē)185公里之后,來(lái)到滇緬公路的終點(diǎn):臘戍。至此,我按照抗戰時(shí)期的路線(xiàn),走完了滇緬公路的全程。

  來(lái)到畹町,1100多公里的滇緬公路,只剩下最后的一小段,不足200公里。但就為了這么一點(diǎn)兒路,我費了很大周折。

  自北京出發(fā)前,我先后找到3家聲稱(chēng)可以代辦入境手續的公司。第一家開(kāi)始信誓旦旦,后來(lái)變成杳無(wú)音訊。第二家始終含糊其辭,既不肯定也不否定。最有趣的是第三家,每次提供的信息都不一樣,時(shí)常自相矛盾。對此,我也沒(méi)轍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在畹町口岸詢(xún)問(wèn),能否駕車(chē)進(jìn)入緬甸,人家告訴我,先去瑞麗公安局外管科辦手續。于是,駕車(chē)離開(kāi)畹町,前往瑞麗。

  從畹町到瑞麗將近30公里,開(kāi)始的一段,我沿邊境線(xiàn)上的一條小路行駛,植物茂密,不見(jiàn)人影。

  路旁的畹町河,依舊保持著(zhù)涓涓細流,有好幾段,河面窄到不可思議的地步,縱身一躍,就能跨過(guò)國境。

  10余公里之后,畹町河匯入瑞麗江,匯合處有個(gè)渡口,但汽車(chē)無(wú)法過(guò)渡,只能往北奔320國道。渡口旁邊的草叢里,隱約有座碑,過(guò)去看,居然是界碑。

  過(guò)了瑞麗江,一馬平川,很快來(lái)到瑞麗市區,直奔公安局。得知,首先得辦邊境證,需要暫住證、公司營(yíng)業(yè)執照等文件,然后再談汽車(chē)過(guò)境的問(wèn)題。而且,這些手續都辦妥了,駕車(chē)進(jìn)入緬甸,也只能在邊境地區活動(dòng)。至于我的緬甸簽證,只適用于航空口岸,而不是陸路口岸。

  沒(méi)辦法,在瑞麗住下來(lái),四處打探。終于找到緬甸那邊的一個(gè)公司,可以辦,約需8-10天。

  最近幾年,說(shuō)起緬甸,有人談虎色變。我之所以義無(wú)反顧地要去,而且最終的結果令我十分滿(mǎn)意,一是因為興趣,就拿辦理入境手續來(lái)說(shuō),盡管時(shí)間很長(cháng),費用不菲,我也認了,我就是要全程走一遍滇緬公路。

  二是因為運氣,沒(méi)被犯罪集團盯上。

  三是因為我對手機依賴(lài)程度極低,陌生號碼一概不接,也極少下載應用程序,更不做任何捆綁與注冊。

  在瑞麗等待的那些日子,我先是在周?chē)淞斯?,特別是跑到弄島,在雷允一帶,把抗戰時(shí)期的中央飛機制造廠(chǎng)遺址,仔細搜尋了一遍。然后駕車(chē)沿怒江北上,跑了一趟丙察察。

  最終,批文辦妥,我以最快速度趕回瑞麗。瑞麗口岸位于市區南側5公里的地方,叫姐告。當我如約來(lái)到口岸,緬方的人已在口岸等候,前后不到20分鐘,我順利跨過(guò)國境,進(jìn)入緬甸。

  入境緬甸后,先奔九谷。

  入境之后的地方,叫木姐。我的目標是滇緬公路,而滇緬公路與木姐無(wú)關(guān)。所以,我馬不停蹄,立即前往30公里之外的九谷。九谷是個(gè)小村子,在畹町口岸的對面,昔日的滇緬公路,就是從畹町出境,來(lái)到九谷的。

  前幾天,我曾站在畹町往南看九谷,也就是站在中國看緬甸。

  現在,我站在九谷,往北看畹町——站在緬甸看中國。

  在九谷村的盡頭,回頭看,畹町背后的黑山門(mén)一覽無(wú)余,像一道巨大的屏風(fēng)。東面比較低的位置,是滇緬公路翻過(guò)此山的埡口,也就是1944年,中國遠征軍從龍陵一路打過(guò)來(lái),在中國境內與日軍展開(kāi)最后一仗的地方。這場(chǎng)戰斗之后,日軍退入緬甸,憑借事先在九谷修筑的工事,繼續抵抗。中國遠征軍在美國空軍的協(xié)助下,正面強攻外加左右迂回,才將日軍防線(xiàn)攻破。

  芒友會(huì )師與史迪威公路

  離開(kāi)九谷,沿著(zhù)滇緬公路,繼續往前。穿過(guò)幾個(gè)小村子之后,來(lái)到芒友。1945年1月27日,中國遠征軍、中國駐印軍和美軍,在這里舉行過(guò)一次會(huì )師典禮。

  芒友是個(gè)三岔路口,往西去,是我剛才入境的木姐,木姐再往西,是南坎。事實(shí)上,從芒友到南坎這條路,就是中印公路,也就是史迪威公路。據戈叔亞先生介紹,在南坎的郊外,至今還保留著(zhù)一座特別長(cháng)的美軍工兵橋。

  從芒友到臘戍,翻了3道山。

  芒友往南去的路,是滇緬公路。我沿著(zhù)它,途中翻了3道山,第一道山最大,上與下均用了半個(gè)多小時(shí),沿途很少有村落。

  翻過(guò)第一道山后,進(jìn)入一個(gè)壩子,壩子中有個(gè)較大的鎮子,叫南巴加,在街上看到,當地學(xué)生的衣著(zhù),都是上白下綠,后來(lái)我走了大半個(gè)緬甸,發(fā)現全這樣,似乎是緬甸學(xué)生的統一裝束。

  壩子之后,翻第二道山,這山比剛才那座矮一些,不到1小時(shí)就過(guò)去了。

  下山后,又進(jìn)入一個(gè)壩子,壩子中的鎮子叫古蓋。

  鎮上有好多餐館,來(lái)往車(chē)輛通常會(huì )停下來(lái)休息,或喝點(diǎn)水,或吃點(diǎn)兒東西。餐食有兩種,一是煮米線(xiàn),二是自助餐。

  煮米線(xiàn)是1000緬幣,自助餐比較便宜的是3500緬幣,比較貴的是4500緬幣。入境時(shí),我在木姐拿出人民幣5000元,兌換了95萬(wàn)緬幣,也就是說(shuō),3500緬幣的自助餐,大致相當于人民幣18元多。

  估計是受英國人的影響,緬甸到處都有咖啡,售價(jià)300-500元緬幣,折合人民幣大概是1.5-2.6元。雖然便宜,但以我的口味衡量,非常難喝,與其說(shuō)是咖啡,不如說(shuō)是糖水。

  在古蓋休息了一會(huì )兒,繼續走,在一個(gè)叫興威的地方,途經(jīng)一個(gè)路口,看地圖得知,往東去是霍班方向,也就是說(shuō),從這個(gè)路口可以前往德昂人的領(lǐng)地。事實(shí)上,在古蓋與興威之間,看到好幾撥全副武裝的政府軍。聽(tīng)說(shuō),德昂人有武裝,他們時(shí)常跑到公路上,攔截車(chē)輛要錢(qián)。政府軍一來(lái),他們就閃了。

  緬甸公路收費站很多,幾十公里一個(gè),每個(gè)收費500元緬幣,折合人民幣2.6元左右。令我不解的是,收費站里坐著(zhù)個(gè)人,用紙和筆記錄過(guò)往車(chē)輛的牌照號。

  過(guò)興威后,下坡,進(jìn)入一個(gè)很大的壩子,面積非常開(kāi)闊,它就是臘戍,滇緬公路的終點(diǎn),就在這兒。根據資料,滇緬公路全長(cháng)1153公里,我的實(shí)際行車(chē)里程,從昆明到臘戍,是1127公里。

  來(lái)到市區邊緣,右側是個(gè)飛機場(chǎng),中國軍隊進(jìn)入緬甸后,蔣介石曾乘飛機到臘戍,進(jìn)行視察與協(xié)調。

  當我路過(guò)時(shí),正巧有架飛機降落,是螺旋槳式的客機,有點(diǎn)像咱們的運七。機場(chǎng)門(mén)前聚集著(zhù)一大群人——緬甸男人的標準裝束是“隆基”和人字拖——看上去是接機的。

  終于來(lái)到滇緬公路終點(diǎn)

  過(guò)了機場(chǎng),路旁有幾個(gè)院落,似乎是駐軍。接著(zhù),前面出現一串軍用卡車(chē)??吹竭@畫(huà)面,一陣激動(dòng),抗戰時(shí)期,咱們的軍車(chē)大概也是這樣,排成一字長(cháng)龍,從云南開(kāi)到這兒。

  跟著(zhù)軍車(chē)走了大概一兩公里,火車(chē)站出現了。它是臘戍火車(chē)站,是緬甸中央鐵路在緬甸東北部的終點(diǎn)站。

  抗戰時(shí)期,從美國運來(lái)的物資,從仰光用火車(chē)運到這兒,再用卡車(chē),沿滇緬公路運進(jìn)中國。正是因為有了這條“輸血管”,中國軍隊才有了抵抗日軍所需的裝備。

  車(chē)站顯得很古樸,就連給蒸汽機車(chē)加水的裝置都還在,候車(chē)室里的時(shí)刻表,顯示它與曼德勒之間,每天有一趟列車(chē)往返,看到長(cháng)滿(mǎn)雜草的鐵軌,真懷疑列車(chē)是否還在運行。但是,在抗戰時(shí)期,這里相當繁忙。

  用載重量3噸的卡車(chē)運輸上千公里,運輸效率很低,它與后來(lái)的駝峰航線(xiàn)一樣,都是很不劃算的運輸方式。然而,為了自由中國,這代價(jià)只能承受,別無(wú)選擇,除非向日本投降。

  站在臘戍火車(chē)站,我很激動(dòng)。3周前,我駕車(chē)從昆明潘家灣出發(fā),現在,我終于來(lái)到這條公路的終點(diǎn)??梢宰院赖卣f(shuō),我以曾昭掄教授1941年的《緬邊日記》為路書(shū),嚴格地把滇緬公路全程行走了一遍。數千幅照片、上百分鐘的視頻,將是我永遠珍藏的寶物。這么做的目的,既不是為了通過(guò)炫耀得到心理滿(mǎn)足,也不是依靠單人單車(chē)的長(cháng)途駕駛挑戰自我,我只是想親眼看看,這段至今都沒(méi)能汲取經(jīng)驗的歷史。


  《星爺說(shuō)車(chē)》更多內容——點(diǎn)擊下圖即可進(jìn)入《星爺說(shuō)車(chē)》專(zhuān)欄。

  

  關(guān)于《星爺說(shuō)車(chē)》——與電影演員周星馳無(wú)關(guān)。本人姓夏名星,從小就有白頭發(fā),被同學(xué)戲稱(chēng)夏老頭。后來(lái),友人按我們北京當地習俗,給我起綽號星爺。星爺自1988年開(kāi)始駕車(chē)周游,至今不輟;2001年開(kāi)始在汽車(chē)媒體做評測,閱車(chē)無(wú)數。

責任編輯:王欣

分享到

評論
評論
0 / 500 字
猜你喜歡
熱門(mén)PGC 查看更多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啟辰 大V DDi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6
   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朗逸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67
    部分拆解

    吉利 銀河L7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  部分拆解

    歐拉 歐拉閃電貓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途昂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7
   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途岳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4
    部分拆解

    哈弗 梟龍MAX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9
    部分拆解

    星途 瑤光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捷途 捷途大圣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  部分拆解

    吉利 帝豪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5
   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凌渡L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0
    全部拆解

    奧迪 奧迪Q2L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68
播放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