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/ 文章 / 正文

駕駛福特翼虎 尋訪(fǎng)兄弟連足跡之二:荷蘭市場(chǎng)花園

夏星

  【車(chē)訊網(wǎng) 報道】在法國諾曼底完成作戰任務(wù)之后,兄弟連下一次出征,是在荷蘭參與市場(chǎng)花園行動(dòng)。我駕車(chē)從法國來(lái)到荷蘭,直奔北布拉邦省,沿著(zhù)兄弟連的足跡,繼續行走。

  這是一次以瑞士為起止點(diǎn),貫穿法國、荷蘭、比利時(shí)、盧森堡、德國、奧地利的長(cháng)途自駕游。在4000公里的旅途中,陪伴我的,是這輛福特翼虎。在過(guò)去2年間,我曾在歐洲租過(guò)5個(gè)不同品牌的車(chē),唯有這輛車(chē)的表現,讓我最為滿(mǎn)意,幾乎挑不出任何瑕疵。與上次租的某品牌相比,用天壤之別來(lái)形容,恐怕并不夸張。所以,這次旅行幫我堅定了這樣一個(gè)信念:買(mǎi)車(chē)必須是傳統廠(chǎng)家當中的大廠(chǎng)。

  上篇游記說(shuō)到,1944年6月,兄弟連參加諾曼底登陸,首戰告捷。7-9月,他們回到英國休整。到了9月17日,再次出征,這回是配合英軍,空投荷蘭,參與市場(chǎng)花園行動(dòng)。

  該行動(dòng)有點(diǎn)兒像希特勒的閃電戰。盟軍試圖依靠空降兵,先奪取荷蘭境內的一系列橋梁,確保公路暢通后,再讓裝甲部隊跨越萊茵河,以最快速度殺進(jìn)德國,用最短時(shí)間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。

  從荷蘭往東北方向進(jìn)入德國,據說(shuō)當時(shí)只有一條69號公路,沿途有好多橋,美英等國的數支空降部隊,各自分配了一段。其中,101空降師負責的區域在最南端,從艾恩德霍芬、途經(jīng)威格海爾到于登。最終,這次行動(dòng)以失敗告終,盟軍在69號公路上損失慘重,將其稱(chēng)為“地獄公路”。

  第1天,9月17日,兄弟連在艾恩德霍芬以北15公里處空投,落地后,沿“地獄公路”往南行軍,第一個(gè)目標是索恩南側、位于威廉敏娜運河上的橋。

  這次空投是在白天,沒(méi)有遇到防空炮火,且降落區是一片松軟的牧場(chǎng),落地準確,整個(gè)過(guò)程十分輕松。

  兄弟連集合后,直奔索恩。進(jìn)了鎮子,只見(jiàn)居民掛起橘色旗,夾道歡迎,有人拿出雪茄、有人端著(zhù)水果、酒吧服務(wù)生甚至打開(kāi)酒罐的籠頭,一杯一杯地分發(fā)啤酒。

  索恩南側不足1公里,是兄弟連的第一個(gè)目標:運河上的橋。

  剛出鎮,便與德軍遭遇,短暫交火之后,將德軍擊退,但德軍的目的已經(jīng)達到——借助阻擊,贏(yíng)得時(shí)間,點(diǎn)燃炸藥。當兄弟連走到距橋還有二三十米時(shí),橋被炸了。好在運河比較窄,在隨軍工程師的幫助下,架了座簡(jiǎn)易橋,此時(shí)天色已晚,兄弟連就地宿營(yíng)。

  如今的索恩,市區規模已經(jīng)擴大到河邊,運河上的橋是可升降的,如果有船要通過(guò),橋面可升起。

  第2天,9月18日,繼續往艾恩德霍芬進(jìn)發(fā)。進(jìn)城時(shí),3排長(cháng)布魯爾走在最前,被狙擊手擊中——這個(gè)情景,在電視劇里,移植到進(jìn)入奴南鎮時(shí)。不過(guò),狙擊手勢單力薄,很快撤了,兄弟連順利進(jìn)入艾恩德霍芬。跟昨天在索恩一樣,居民們同樣掛起橘色旗,熱烈歡迎。

  下圖源于小說(shuō)《兄弟連》,這個(gè)歡騰的場(chǎng)面,在電視劇《兄弟連》中,也有呈現。同時(shí),在電視劇里,還有一段令人感慨的畫(huà)面:人們揪出曾陪德軍睡覺(jué)的婦女,撕碎她們的衣服,把一頭秀發(fā)剃了個(gè)亂七八糟。

  當我來(lái)到艾恩德霍芬時(shí),街上也是一片歡騰,橙色旗隨處可見(jiàn),許多人的上衣和帽子也是橙色,正在納悶為何我看到的街景,跟兄弟連的所見(jiàn),近乎完全一樣,教堂旁邊的大牌子告訴了我答案——原來(lái),碰巧趕上了國王節,這是個(gè)全國性的節日,內容主要是游行、演出、集市、煙花和狂歡。

  荷蘭的全稱(chēng)叫荷蘭王國,16世紀建國時(shí),最初是共和國,后來(lái)由于法國干涉,變?yōu)榫髁椫茋?,在任國王的生日,便是國王節。?tīng)說(shuō)國王與皇后,會(huì )在這一天到某座城市參加游行。

  兄弟連將市區附近的幾座小橋控制住,當晚,在市區東郊的湯吉熱,建立起防線(xiàn)。

  第3天,9月19日,兄弟連在英軍坦克的伴隨下,朝東面的海爾蒙德進(jìn)軍,目的是保護“地獄公路”兩翼的安全。

  沒(méi)多久,經(jīng)過(guò)了梵高的出生地——奴南。剛過(guò)奴南,與50多輛德軍坦克遭遇,打不過(guò)人家,退回奴南,借助城鎮阻擊,好不容易熬到天黑,溫特斯下令撤回湯吉熱。

  上述情節,在電視劇里,改為兄弟連進(jìn)入奴南后,遭遇德軍埋伏,打了一會(huì )兒,不行,便撤了。不過(guò),班長(cháng)大牛掉隊那段,與歷史完全一致——他獨自躲在谷倉里,殺死了一名德國兵,第二天歸隊。

  奴南鎮的規模挺大,公路一側是老街區,另一側是新街區,整座城鎮掩映在樹(shù)林間,環(huán)境優(yōu)雅,房屋漂亮。對于美術(shù)愛(ài)好者來(lái)說(shuō),這里恐怕是個(gè)圣地,鎮內外有許多關(guān)于梵高的看點(diǎn)。

  兄弟連撤回后,在艾恩德霍芬防守2天,到了9月22日,他們乘卡車(chē)沿“地獄公路”,途經(jīng)威格海爾,前往于登。由于德軍穿插,E連被分割開(kāi)來(lái),走在前面的人,到了于登;走在后面的,困在威格海爾。兩撥人都被德軍包圍了。

  威格海爾鎮內的歷史建筑不多,只有短短的一小段。當時(shí),德軍重點(diǎn)進(jìn)攻的,就是這兒。據溫特斯的回憶,當時(shí)炮火連天,烈火熊熊,是兄弟連上陣以來(lái),最猛烈的一次交火。

  溫特斯當時(shí)已經(jīng)到了于登,而且是剛一到就被包圍了,但他立即組織大家沖鋒,擊潰了德軍先頭部隊,不明真相的德軍以為于登有重兵把守,轉而將進(jìn)攻重點(diǎn)對準威格海爾。于登距離威格海爾只有7公里,溫特斯曾爬上教堂的塔樓,清楚地看到了威格海爾的戰斗。

  今天的于登市區里,有2座比較高的教堂,不知當年溫特斯爬的,是哪一座。其中,上圖中的這座,更高一些,但它是雙塔。

  下圖是教堂附近的街道,這一片是于登的老街區,基本保持著(zhù)古色古香的面貌。

  上級命令溫特斯就地防御,于是,他在于登的各個(gè)路口設立據點(diǎn)。有趣的是:溫特斯安排幾個(gè)弟兄和一輛英軍坦克,把守在小鎮西北部的三岔口。晚上巡查時(shí),居然空無(wú)一人——弟兄們躲在酒吧里呼呼大睡,坦克兵則在旁邊的房中,跟一位荷蘭美女享受火腿雞蛋大餐。

  見(jiàn)到溫特斯,問(wèn):我的坦克還在外面吧?

  溫特斯在自傳里寫(xiě)道:我的回答,非常不利于美英兩國的友誼。

  由于今天于登的規模有所擴大,我找了半天,才確認出當年的老城范圍,并找到了西北部的這個(gè)三岔口,旁邊還真有個(gè)酒吧(上圖右側)。其余的,就基本都是民宅了(下圖)。

  又過(guò)了1天,在英軍飛機與坦克的打擊下,圍攻的德軍撤退,分割在威格海爾和于登的兄弟連,才會(huì )合在一起。他們都以為對方陣亡了,想不到都猜錯了,大家全活著(zhù)。

  隨后的24與25日,兄弟連為了保證“地獄公路”暢通,又一次與德軍作戰,到了26日,戰事才平靜下來(lái)??傊?,兄弟連這回是徹底戰敗了:1,沒(méi)能拿下索恩的橋;2,受阻于奴南,第一次被迫撤退;3,前往于登時(shí)遭遇失??;4,在威格海爾南面突出部的首輪進(jìn)攻失敗。

  從進(jìn)入荷蘭起,10天之中,兄弟連從154人,降至132人——在進(jìn)入奴南鎮的環(huán)島旁邊,草坪上有塊紀念兄弟連的牌子。

  戰事平靜之后,隨之而來(lái)的是對峙,盟軍與德軍以下萊茵河為界,一直對峙到第二年、也就是1945年的春天。

  在這當中,兄弟連奉命把守在下萊茵河畔,歷時(shí)將近2個(gè)月。

  把守是從10月2日開(kāi)始的,那一天,他們乘車(chē)沿“地獄公路”往北,來(lái)到一個(gè)5公里寬的“島嶼”。

  所謂島嶼,是因為這個(gè)地區位于兩條河之間——北靠下萊茵河,南臨瓦爾河。

  兄弟連在奈梅亨跨過(guò)瓦爾河,在澤騰村與英軍換防。然后,先以蘭德韋克為連部,后移至德里爾村,德里爾村的對面,是阿納姆,也就是電影《遙遠的橋》里所講述的那個(gè)阿納姆。

  在這期間,兄弟連打了頗為精彩的一仗——十字路口戰斗。

  我的旅行路線(xiàn),也是這么走的。

  剛才說(shuō)到,兄弟連是在奈梅亨跨過(guò)瓦爾河的,奈梅亨市區在河的南岸,規模比于登大一些,顯得挺熱鬧。

  市區東頭有座小山,有古堡和教堂,由于正值國王節,人特別多,許多父母帶著(zhù)孩子擺攤,把不需要的玩具、圖書(shū)等賣(mài)掉。這種二手貨市場(chǎng),以前北京也有,后來(lái)被互聯(lián)網(wǎng)取代,不過(guò),如今的閑魚(yú),已經(jīng)涌入越來(lái)越多的商家,令人遺憾。

  小山的旁邊,是奈梅亨大橋。在市場(chǎng)花園行動(dòng)中,82空降師強渡瓦爾河,以慘重的代價(jià)將橋拿下,因為損失太大,被稱(chēng)為“小奧馬哈登陸”。

  兄弟連跨過(guò)瓦爾河,進(jìn)入“島嶼”之后,直奔澤騰村,在這兒與英軍換防。

  我在這座“島嶼”上呆了一整天,把每一處都看了看——澤騰村似乎是這一帶規模最大的鎮,超市、餐館、酒吧等,一應俱全。

  換防之后,兄弟連的任務(wù)是駐守下萊茵河防線(xiàn),長(cháng)度3公里,可全連只有130人,溫特斯只好將大家分成幾組,定時(shí)巡邏。連部設在蘭德韋克,這是個(gè)規模很小、非常安靜的小村子。

  荷蘭有四分之一的國土,位于海平面以下,所以,許多地方都筑有較高的堤壩。再加上這一段的下萊茵河沿岸,基本都是農牧區,人煙稀疏,視野相當開(kāi)闊。如果走在堤壩上,老遠就能看見(jiàn)。

  兄弟連到這兒的第3天,10月5日凌晨4時(shí),沿堤壩巡邏的弟兄跑來(lái)報告,在十字路口,與一個(gè)連的德軍遭遇。

  接下來(lái)爆發(fā)的十字路口戰斗,相當精彩,在電視劇第5集里,有著(zhù)詳細的描述。如今,戰斗所在地,立了個(gè)五星標志,作為紀念。

  所謂十字路口,是因為這一段堤壩呈東西走向,與橫穿堤壩的南北路相交叉。南北路的北端,是河邊的渡口,一直往南是黑門(mén)村,當時(shí)的營(yíng)部所在地。

  從十字路口往北,大概1公里,是下萊茵河,路的盡頭是個(gè)渡口。河對岸,當時(shí)駐守的是德軍。那天晚上,有2個(gè)連的德軍渡過(guò)河,試圖偷偷越過(guò)盟軍防線(xiàn),發(fā)動(dòng)進(jìn)攻,將“島嶼”上的盟軍驅除。

  溫特斯得到消息,立即帶領(lǐng)15人出發(fā),直奔十字路口??斓綍r(shí),溫特斯率隊翻過(guò)堤壩,從堤壩的南側來(lái)到北側。

  然后,沿著(zhù)一條水渠,悄悄地摸了過(guò)去——這條水渠如今還在。

  德軍當時(shí)在路的另一邊,路面高出田野1米左右,擋住了溫特斯的視線(xiàn),他所能看見(jiàn)的,只有位于堤壩上的機槍火力點(diǎn),那里共有7名德軍。溫特斯讓每人瞄準一個(gè)目標,同時(shí)開(kāi)火,瞬間將對方全部干掉,然后迅速沿水渠往回撤了200米。

  撤出德軍視野之后,溫特斯通過(guò)無(wú)線(xiàn)電要求增援,不一會(huì )兒,來(lái)了20人,此時(shí)天已亮,溫特斯將大家分為3組,以左、中、右三路,朝著(zhù)公路另外一邊兒的德軍,發(fā)起沖鋒。

  下圖是電視劇的截圖,溫特斯一馬當先,率先跑向德軍——我不知道電視劇里的這段,是不是真在現場(chǎng)拍的,反正它跟我看到的十字路口的景象,非常相似。

  溫特斯第一個(gè)沖上公路,緊接著(zhù),電視劇的描述是,他看見(jiàn)一個(gè)德國兵,隨即開(kāi)槍。書(shū)中的描述是,他先扔了一顆手榴彈,可惜忘了拔保險,這才舉槍將其擊斃。

  站在公路上的溫特斯,此時(shí)看到,公路另一邊足足有100多個(gè)德國兵,但他們的反應似乎很慢,動(dòng)作也相當遲緩,溫特斯就像打靶那樣,連續射擊,直到打完2個(gè)彈夾,兄弟連其它人才跑過(guò)來(lái),30多人同時(shí)開(kāi)火,此時(shí),堤壩南側又跑來(lái)100多德軍,但他們只顧逃命,并無(wú)多少戰斗力。最后,在炮火支援下,將德軍擊潰。

  這場(chǎng)小型戰斗,戰果輝煌,兄弟連以35人,擊潰德軍2個(gè)連,約300人,其中打死50人,俘虜11人,打傷約100人。兄弟連自身1死、22傷。

  溫特斯在回憶錄里說(shuō),這是E連最為精彩的一仗,甚至超過(guò)諾曼底登陸日的作戰,每個(gè)人都展現出勝人一籌的戰術(shù),射擊技藝也表現的非常高超。

  十字路口戰斗之后,兄弟連還有個(gè)精彩之舉,夜間渡河,將百余名被圍困在河對岸的英軍,解救出來(lái)。到了10月28日,防線(xiàn)東移,兄弟連的連部,也隨之往東移動(dòng),來(lái)到德里爾村。

  這是個(gè)相當漂亮的村子,遠遠勝過(guò)蘭德韋克,整個(gè)村子比北京郊區的那些豪華度假村還漂亮。我在這兒逛了好一陣,還給家人發(fā)信說(shuō),咱們在這兒買(mǎi)房定居吧——在西歐諸國里,我最喜歡荷蘭,盡管它的自然條件與氣候并不是太好。

  德里爾村東側不遠處,是海特倫,這是個(gè)規模較大的鎮。

  海特倫鎮的東側,有座現代化的公路橋,橋下有座101空降師的紀念碑——它是1982年建立的,上面寫(xiě)著(zhù):永遠不要忘記他們。這次旅行中,我在法國、荷蘭、比利時(shí),看到許多類(lèi)似的紀念物。給我的感覺(jué)是,荷蘭與比利時(shí)更加情真意切,與忘恩負義相比,他們的舉動(dòng),文明且有教養。

  在這段日子里,溫特斯離開(kāi)兄弟連,升任2營(yíng)副營(yíng)長(cháng),他在營(yíng)部門(mén)前,拍過(guò)一張照片。如今這里有個(gè)紀念碑,上面同樣刻畫(huà)著(zhù)這張著(zhù)名的照片。

  營(yíng)部位于斯洪德洛哥特(Schoonderlogt),大門(mén)建筑保存完好,與老照片相比,近乎完全一致。這棟建筑屬于私人領(lǐng)地。所以,我把車(chē)停在較遠的路邊,走到距門(mén)還有10米的地方,靜靜地欣賞一下,照個(gè)相,就離開(kāi)了。

  兄弟連在這條防線(xiàn)上,駐守到11月下旬,由加拿大軍隊換防,此時(shí),大家已有69天沒(méi)洗澡了。9月17日出征時(shí),全連共154人,11月24日撤出時(shí),還剩98人。

  當他們乘車(chē)離開(kāi)荷蘭,前往法國休整時(shí),又一次沿著(zhù)“地獄公路”,經(jīng)過(guò)了奈梅亨、于登、威格海爾、艾恩德霍芬,荷蘭人紛紛向他們歡呼,可他們清楚,這是一次敗仗,他們始終未能渡過(guò)下萊茵河,沒(méi)能進(jìn)入阿納姆。

  兄弟連去法國了,我則來(lái)到阿納姆,順便重溫了一下電影:《遙遠的橋》。它指的是阿納姆大橋(下圖)。

  在市場(chǎng)花園行動(dòng)中,英軍第1傘兵師,空投在阿納姆的西北方向(Ginkel Heath),然后往南進(jìn)攻阿納姆,奪取大橋??伤麄兊倪\氣太差,首先是數架滑翔機墜毀,裝備損失了不少,就連軍事文件都落入德軍手中;其次是通訊設備因礦藏干擾沒(méi)法用,最要命的是當地正好有大批德軍在休整,等于正好跳在槍口上。

  下圖是英軍降落的地方,是一片牧場(chǎng);上圖是牧場(chǎng)旁邊,為市場(chǎng)花園行動(dòng)而建的紀念碑。

  從降落地算起,朝東南方向走9公里,路旁有座建筑,它在電影《遙遠的橋》中有出現,現在是空降兵博物館(Airborne Museum at Hartenstein),很好地還原了阿納姆戰斗,值得看。

  過(guò)了博物館,再往東4公里,是阿納姆市區。市區緊靠下萊茵河與大橋。在電影《遙遠的橋》中,英軍在橋頭那棟房子里,與南岸的德軍做過(guò)殊死抵抗。

  可惜的是,如今的橋頭,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老建筑了,只有一棟不知干什么用的新建筑。

  新建筑旁邊,是一片綠地,安置著(zhù)紀念碑、火炮,旁邊還有座博物館(Airborne at the bridge),是上述博物館的分館。

  古色古香的街道,還有一些,距離橋頭很近,走路過(guò)去,至多3分鐘。其中最醒目的,是一座高高的教堂。

  當年,進(jìn)攻到這里的英國傘兵一個(gè)營(yíng),在橋頭堅守4天之后,發(fā)出最后一封電報:“彈盡糧絕,神佑吾王”,隨后與德軍展開(kāi)白刃戰,最終全軍覆沒(méi)。跳傘到阿納姆的1萬(wàn)英軍,僅有2000多人撤出。

  英國人竭盡全力爭奪的這座橋,在市場(chǎng)花園行動(dòng)結束后不久,為阻擋德軍,被盟軍用轟炸機炸毀了。如今所見(jiàn),是戰后重建的,據說(shuō)外觀(guān)依舊保持原狀。

  在電視劇里,溫特斯的好友、尼克松上尉說(shuō):看來(lái)我們得找其它路進(jìn)入德國了。


  與本文有關(guān)的電視劇《兄弟連》劇情簡(jiǎn)介轉載:

  第4集:新兵支援。

  由于在諾曼底傷亡慘重,一批新兵加入E連,正好趕上“市場(chǎng)花園行動(dòng)”。他們跳傘進(jìn)入當時(shí)被德軍占領(lǐng)的荷蘭,最初進(jìn)展順利,但很快遭遇優(yōu)勢德軍,E連節節敗退,傷亡重大。盟軍原本打算經(jīng)荷蘭進(jìn)攻德國、在圣誕節之前結束戰爭的計劃,徹底失敗。

  第5集:十字路口。

  溫特斯率領(lǐng)E連,在荷蘭的堤防上展開(kāi)了一次危險任務(wù),獲得空前勝利,因此被晉升為步兵營(yíng)的執行官。雖然升了官,但是溫特斯大部份的工作都是行政事務(wù),讓他很不滿(mǎn)意。不久,當許多軍官在周末外出度假時(shí),傳來(lái)德國在阿登森林展開(kāi)進(jìn)攻的消息,E連在御寒衣物和彈藥都沒(méi)有準備充足的情況下,火速趕往前線(xiàn)。


  下篇游記:尋訪(fǎng)兄弟連足跡之三:比利時(shí)篇(6月10日發(fā)布)。

  兄弟連撤到法國,休整了不足一個(gè)月,因為突出部戰役的爆發(fā),倉促趕往前線(xiàn),在比利時(shí)的樹(shù)林間,在冰雪的覆蓋下,度過(guò)了一段最為艱難的歲月。

責任編輯:郭磊

分享到

評論
評論
0 / 500 字
猜你喜歡
熱門(mén)PGC 查看更多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啟辰 大V DDi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6
   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朗逸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67
    部分拆解

    吉利 銀河L7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  部分拆解

    歐拉 歐拉閃電貓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途昂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7
   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途岳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4
    部分拆解

    哈弗 梟龍MAX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9
    部分拆解

    星途 瑤光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捷途 捷途大圣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  部分拆解

    吉利 帝豪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5
   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凌渡L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0
    全部拆解

    奧迪 奧迪Q2L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68
播放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