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/ 文章 / 正文

駕駛福特翼虎 尋訪(fǎng)兄弟連足跡之四:從法國到德國

夏星

  【車(chē)訊網(wǎng) 報道】離開(kāi)比利時(shí),兄弟連馬不停蹄,直奔阿爾薩斯,在歷經(jīng)最后一次巡邏任務(wù),外加蒙騙上級之后,終于進(jìn)入德國。按照這段經(jīng)歷,我駕車(chē)從比利時(shí)出發(fā),途經(jīng)盧森堡、法國,最終也來(lái)到德國。

  兄弟連在阿登戰役(也叫突出部戰役)中,剛剛完成作戰任務(wù),就被派往幾百公里之外的阿爾薩斯。這是因為,希特勒為了搶救阿登戰役中被包圍的德軍,在阿爾薩斯發(fā)動(dòng)佯攻,艾森豪威爾派101空降師前去增援。

  阿爾薩斯在法國的東北部,屬于大東部大區,與盧森堡、德國和瑞士交界,區首府是斯特拉斯堡,市區里有許多著(zhù)名的建筑,比如大教堂、小法蘭西,等等。這個(gè)地區在歷史上屬于神圣羅馬帝國,17世紀劃歸法國,然后又歸普魯士,一戰后回到法國,二戰時(shí)屬于德國,戰后被法國拿回。當地的房屋,多為德式,據說(shuō)至今還有居民說(shuō)德語(yǔ)。

  從比利時(shí)到阿爾薩斯,最近的路是穿越盧森堡,全程240公里,但兄弟連走的是法國,估計400多公里,歷時(shí)4天,而我只用了4個(gè)小時(shí)。

  兄弟連于1月20日抵達阿爾薩斯,頭兩周作為預備隊,從2月5日開(kāi)始,駐守阿格諾鎮,它位于斯特拉斯堡的北邊,相距30公里。

  根據小說(shuō)《兄弟連》描述,阿格諾市區中部,有條運河,將市區一分為二。我在現場(chǎng)看到,這條河在市區東側的一段還在,到了市區中間,就消失了。而且,水位相當低,水面很窄。

  運河里的水,是從莫德?tīng)柡永锓殖鰜?lái)的。莫德?tīng)柡訌奈魍鶘|,在阿格諾的北邊,兜了小半圈,構成半個(gè)環(huán)形。小說(shuō)《兄弟連》里記載,兄弟連駐守在莫德?tīng)柡优c運河的分叉處,河水寬度在30-100米之間。

  我沿著(zhù)莫德?tīng)柡幼吡艘粋€(gè)來(lái)回,在市區東側與西側,各看到一個(gè)與運河的分叉點(diǎn),但周?chē)鷽](méi)有任何建筑。此外,河水寬度大致在30-50米。也就是說(shuō),與書(shū)中的描寫(xiě)不一樣。

  唯有市區西北一帶,河的兩岸,都有房屋。這個(gè)畫(huà)面,才與小說(shuō)《兄弟連》里的描述,比較接近。書(shū)中說(shuō),德軍占據北岸房屋,盟軍占據南岸房屋。

  兄弟連從2月5日起駐守阿格諾,直到2月20日,總共15天,這期間發(fā)生的最主要的一件事兒,是團部命令溫特斯派人渡河抓“舌頭”,溫特斯把任務(wù)交給兄弟連,連里有位剛從西點(diǎn)軍校畢業(yè)的瓊斯少尉,初上前線(xiàn),心氣挺高,積極要求參加,溫特斯考慮到他沒(méi)有實(shí)戰經(jīng)驗,讓他以觀(guān)察員的身份隨行。

  2月14日夜里,小分隊用橡皮艇悄悄過(guò)河,潛入德軍哨所,抓了2個(gè)俘虜,任務(wù)順利完成。

  團長(cháng)辛克上校很滿(mǎn)意,拎著(zhù)一瓶威士忌來(lái)到前線(xiàn),讓兄弟連再去一次。此時(shí)月光明亮,溫特斯認為容易暴露,沒(méi)必要做無(wú)謂的犧牲。于是他私下告訴大家,團長(cháng)喝酒后會(huì )馬上睡覺(jué),第二天早上向他報告說(shuō)過(guò)了河,但沒(méi)捉到活口,就行了。

  上級心血來(lái)潮,想一出是一出,絲毫不考慮實(shí)際情況,更不顧及下屬的感受,這種事兒,在任何一個(gè)地方,恐怕都不罕見(jiàn)。團隊中能有溫特斯這樣的中層,實(shí)乃基層之福音。

  溫特斯在兄弟連深得人心,原因之一,是他發(fā)自真心地關(guān)愛(ài)這些弟兄們。后來(lái)他們到了奧地利,肉食不足,溫特斯自己跑到山上打獵,希望以此給大家改善伙食,結果差點(diǎn)墜崖。

  兄弟連在阿格諾期間,任務(wù)是守住防線(xiàn),具體的工作,一是小分隊巡邏,二是充當炮兵觀(guān)察哨。事實(shí)上,他們白天只能躲在屋里,因為狙擊手隨時(shí)都有可能射擊,甚至還有迫擊炮的轟炸。

  阿格諾市區范圍不大,城里古色古香,中世紀的教堂,以及騎士塔、漁夫塔、噴泉等古跡,都值得一看。

  離開(kāi)阿格諾,往北走了幾公里,來(lái)到哈敦村,路上有個(gè)紀念碑——二戰期間,德軍21裝甲師曾駐守在這一帶,與美軍79師313團在哈敦村附近作戰,德軍獲勝。

  德軍的一位中校,安排手下在村里的教堂,用風(fēng)琴演奏巴赫的《一切感謝上帝》。1991年,溫特斯與那位中校一起故地重游,在教堂里,又一次演奏了那首曲子。

  哈敦村旁邊有座紀念館,出村后往北,路邊還有個(gè)戰地遺址——從外觀(guān)看,有點(diǎn)兒像馬奇諾防線(xiàn)的建筑。遺憾的是,那天恰逢當地的一個(gè)公共假日,它們都沒(méi)開(kāi)門(mén)。

  E連撤離阿格諾后,于2月23日乘火車(chē)返回法國默爾默隆休整,一直呆到4月2日。在這期間,溫特斯的軍銜從上尉晉升至少校,同時(shí)升任營(yíng)長(cháng)。這是溫特斯的最高軍銜與職務(wù)。因為二戰結束后,他就退伍了。朝鮮戰爭期間,溫特斯曾奉命回到軍隊,在新澤西州的一個(gè)營(yíng)地里負責培訓,但只干了個(gè)把月,上級說(shuō)非志愿人員可以退出,溫特斯選擇回家,買(mǎi)了個(gè)農場(chǎng),過(guò)著(zhù)平淡的生活,直至2011年去世。

  兄弟連在法國休整時(shí),靠近軍需倉庫,他們才弄明白為何在前線(xiàn)總是缺少補給——物資從美國用船運來(lái),每過(guò)一道手,都會(huì )被扒皮。比如,負責卸貨的營(yíng),先拿走一部分,負責運輸的營(yíng),再拿走一部分,到了部隊,師里的軍需官、團里和營(yíng)里的軍需參謀,又挑走最好的東西,到了連隊,只剩下最普通的干糧和最差的香煙了。

  4月2日,兄弟連被派往萊茵河沿線(xiàn)的魯爾礦區一帶布防。這是兄弟連首次進(jìn)入德國。不過(guò),他們在這兒呆了沒(méi)幾天,河對岸的32萬(wàn)德軍投降,兄弟連奉命往東,途經(jīng)曼海姆、海德堡、斯圖加特、烏爾姆等地,最終目標是希特勒的大本營(yíng)——鷹巢。

  按照兄弟連的路線(xiàn),我也駕車(chē)進(jìn)入德國——在申根區旅行,最大的好處是省事,第一是只需辦一個(gè)簽證,就能跑一大堆國家;第二是每個(gè)國家的邊界,進(jìn)出隨意,不像我每次去天津,回家時(shí)都得在檢查站排會(huì )兒隊。

  兄弟連于4月22日,乘火車(chē)出發(fā),首先來(lái)到萊茵河畔的路德維希港,在這兒轉乘水陸兩用車(chē),繼續前行。

  路德維希港是萊茵河上的第二大港,同時(shí)也是座城市。河對岸,是另一座城市:曼海姆。

  曼海姆位于萊茵河與內卡河的匯合處,是德國歷史上一座挺有名的城市,市中心有座選帝侯宮,如今是曼海姆大學(xué)。

  選帝侯宮的附近,是城市中心廣場(chǎng),廣場(chǎng)正中有座水塔,造型挺別致。老市區里的街道,猶如我國歷史上的古都,采用棋盤(pán)格局。主干道中間的綠化帶上,還有個(gè)奔馳一號的模型。提醒人們,世界上第一輛自行車(chē)和第一輛汽車(chē),都是在這兒發(fā)明出來(lái)的。

  世界上第一輛汽車(chē)——準確說(shuō),世界上第一輛以?xún)热紮C為動(dòng)力的四輪車(chē),是卡爾·奔馳發(fā)明的,地點(diǎn)在曼海姆市區東側11公里處的拉登堡???middot;奔馳故居保護的挺好,但我去時(shí)沒(méi)開(kāi)放,只能看看外觀(guān)。故居旁邊有一大片綠地,里面有座世界上最早的車(chē)庫。

  卡爾·奔馳在家里發(fā)明汽車(chē)后,在西側不足2公里的地方,建起實(shí)驗室和工廠(chǎng),這地方如今是卡爾·奔馳汽車(chē)博物館(Auto Museum Dr.Carl Benz),售票開(kāi)放。

  與斯圖加特奔馳博物館的氣勢恢宏、設施先進(jìn)相比,這座博物館,更像個(gè)工作室,充滿(mǎn)機械氣息,作為汽車(chē)愛(ài)好者,應該去看。

  我在曼海姆呆了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。先在市區逛了好一陣,接著(zhù)來(lái)到拉登堡,在奔馳博物館很仔細地看了3個(gè)多小時(shí),出門(mén)后,在卡爾·奔馳故居對面,無(wú)意中發(fā)現這是個(gè)極為優(yōu)美的小鎮,干脆不走了,住一宿,好好享受一把。

  這就是我的旅行特點(diǎn)——不需要路書(shū)、不需要攻略。出發(fā)前,根據自己的興趣,有個(gè)大致的想法,比如想看那幾個(gè)重點(diǎn),就足夠了。至于具體哪一天走到什么地方,不一定,看心情,當地留給我的印象好,就停下來(lái)住一宿,否則立馬接著(zhù)走。隨心所欲。

  拉登堡之后11公里,是海德堡。它跟曼海姆一樣,也在內卡河的沿岸,如果不開(kāi)車(chē),弄條小船,估計更有樂(lè )兒。

  海德堡是德國文化名城,城里的海德堡大學(xué)1386年就出現了,16世紀時(shí),這里是歐洲科學(xué)文化的中心。古城里有條1.6公里長(cháng)的主街,街的最東頭兒,是集市廣場(chǎng),廣場(chǎng)北端是座城門(mén),同時(shí)也是石橋的橋頭堡。

  廣場(chǎng)南端山坡上,是始建于13世紀的城堡,歷史上曾是選帝侯的宮殿??傊?,海德堡游覽內容不少,如果第一次來(lái),至少應該住一宿。

  兄弟連經(jīng)過(guò)海德堡時(shí),一位叫韋伯斯特的戰士對它特別迷戀,他寫(xiě)到:“當我們看到所有沒(méi)被破壞的橋和供游人散步的漂亮沙灘時(shí),當我們看到那些安然自得的平民在陽(yáng)光下漫步時(shí),我真想永遠留下來(lái)不走了。郁郁蔥蔥的青山、溫暖的陽(yáng)光、靜靜的迷人的河水、香醇愉悅的空氣——海德堡向人們展示了一幅天堂畫(huà)卷。”

  離開(kāi)海德堡,往南100公里,快到斯圖加特時(shí),首先經(jīng)過(guò)路德維希堡。這里有座古老的王宮,模仿凡爾賽宮的樣式,是歐洲保存最完整的巴洛克式宮殿園林。王宮周邊是城市,整座城市圍著(zhù)王宮,街道特別整齊,如今依然保持著(zhù)歷史的原貌。

  路德維希堡往南15公里,是斯圖加特。這里雖然也有古代的王宮,還有黑格爾的故居,但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,更為主要的,是奔馳博物館。我曾專(zhuān)門(mén)寫(xiě)過(guò)一篇游記,如果您有興趣,點(diǎn)擊下圖,就能直接進(jìn)入。

  兄弟連肯定沒(méi)去奔馳博物館,更吸引他們的,是沿途的美景。對此,韋伯斯特描述道,從頭至尾“我們一直驚異于德國令人嘆為觀(guān)止的美麗。正如一位作家在《紐約客》中說(shuō)的那樣,這樣的國家給了德國人,真是一種令人遺憾的浪費。”

  事實(shí)上,德國人給兄弟連留下的印象挺不錯。據小說(shuō)《兄弟連》講述,美國大兵在二戰期間,對遇到的外國人的大致看法是:阿拉伯人是卑鄙的小人、說(shuō)謊者、賊,并且骯臟、丑陋,無(wú)一可取之處;意大利人愛(ài)撒謊,是小偷,并且邋遢,怪異,他們有許多長(cháng)處,但永遠不值得信任;法國的鄉下人老是愁眉不展、反應遲鈍且忘恩負義;而巴黎人則貪婪、狼狽,他們誰(shuí)都騙,不管德國人還是美國人;英國人勇敢,機敏,優(yōu)雅,但保守、沉悶。與之相比,荷蘭人不管哪一方面都是完美的。

  然而,當他們進(jìn)入德國,許多美國大兵發(fā)現,最喜歡、最愿意與之相處的,竟然是德國人——整潔、勤奮、守紀律、有教養。比如,德國人將抽水馬桶和柔軟的白色衛生紙視為生活必需品,這個(gè)習慣與美國是一樣的。

  韋伯斯特在給父母的信中寫(xiě)道:“迄今為止我對德國人的印象是整潔,辦事高效,遵紀守法,”他們是經(jīng)常上教堂做禮拜的信徒。“在德國,每個(gè)人都出門(mén)勞動(dòng),把士兵在野地里挖的戰壕填平,不像法國人連一根手指頭都懶得動(dòng)。比起英國人和法國人,德國人更干凈,更進(jìn)步,更有進(jìn)取心。”

  下面這張照片,是我在路上,經(jīng)過(guò)一座小鎮時(shí),隨手拍的一戶(hù)居民的院子。

  兄弟連的車(chē)隊,走的比較慢,而且,每天到了下午3點(diǎn),就會(huì )停下來(lái)駐扎。每次駐扎,都會(huì )物色最好的房子,然后敲開(kāi)門(mén),叫住在里面的德國人在5分鐘內離開(kāi),給美軍騰地兒。

  4月29日,當他們走到一個(gè)叫布赫洛厄的城市時(shí),駐扎下來(lái),此處再往東60公里,是慕尼黑。

  就在這一天,他們在城外的樹(shù)林中,發(fā)現了一座集中營(yíng)。后來(lái)得知,在布赫洛厄開(kāi)始,往東到蘭茨貝格,美軍共發(fā)現6個(gè)集中營(yíng)(我在另一個(gè)資料里看到的數字是11個(gè))。這些集中營(yíng),與慕尼黑北側的達豪集中營(yíng)不同,它的主要功能不是屠殺,而是勞動(dòng),為德軍生產(chǎn)各種軍需用品,故稱(chēng)“勞動(dòng)營(yíng)”。

  如今,這些集中營(yíng)所在的的地方,有些屬于軍方,不對外。我轉了好幾圈,終于找到一座可以隨意參觀(guān)的。它在公路旁邊的樹(shù)林中,即使從旁邊過(guò),如果沒(méi)注意看路旁的牌子,都有可能不知道它的存在。

  把車(chē)停下,沿著(zhù)小路往林中走,不一會(huì )兒,鐵絲網(wǎng)出現了。這情景,跟電視劇《兄弟連》第9集里的畫(huà)面,非常相似。

  集中營(yíng)的規模并不大,還保留著(zhù)幾棟拱頂式的房屋,當年關(guān)押在這兒的犯人們,就住在里面。

  盡管它只是勞動(dòng)營(yíng),但仍然可以看到法西斯犯下的滔天罪行——在上千個(gè)犯人中,四分之三瀕臨餓死,集中營(yíng)里還堆著(zhù)幾百具只剩骨架的尸體。

  101空降師的師長(cháng)泰勒上將目睹后,極為憤怒,他立刻下達戒嚴令,命令所有14歲到80歲的居民,都要到集中營(yíng)里清理、掩埋尸體。

  溫特斯在回憶錄里寫(xiě)道:“我至今仍記得那些饑餓和神智不清的人。當我們從鎖著(zhù)鐵鏈的圍墻里看他們時(shí),他們垂下了眼簾、低下了頭,就像被毆打和虐待的狗那樣戰戰兢兢,那種難以描繪的感覺(jué)讓我永生難忘。這一幕給我的心帶來(lái)了巨大的沖擊。我不禁暗暗對自己說(shuō),‘現在我才明白為什么我會(huì )在這兒了。’”

  兄弟連在布赫洛厄停留了兩宿,然后繼續往東走。布赫洛厄東邊14公里處,是蘭茨貝格,這是一座位于萊希河畔的城市,老市區在東岸的高地上。

  蘭茨貝格在歷史上有座監獄,希特勒曾在這兒坐過(guò)牢——他出生于奧地利布勞瑙(Braunau),原本想當畫(huà)家,可惜沒(méi)被維也納藝術(shù)學(xué)院錄取,一戰時(shí)參軍,獲得過(guò)勛章,軍銜下士。戰后,被軍方派去調查“德國工人黨”,一來(lái)二去,他竟然成了這個(gè)黨的領(lǐng)袖,并將其重組為國家社會(huì )主義德國工人黨,也就是納粹黨,該黨一度被政府查封,希特勒因此入獄。

  出獄后,希特勒參加競選,先是總理,然后是元首,這一階段,他把德國發(fā)展的挺不錯,尤其是民生,因而獲得廣泛支持,可惜再往后,個(gè)人野心極具膨脹,非要發(fā)動(dòng)戰爭,從此走上不歸路。


  與本文有關(guān)的電視劇《兄弟連》劇情簡(jiǎn)介轉載:

  第8集:最后巡邏。

  E連來(lái)到阿爾薩斯地區的阿格諾鎮。一天,他們奉命派出巡邏隊,夜間渡河抓“舌頭”。剛從西點(diǎn)軍校畢業(yè)的瓊斯少尉,很想接受這個(gè)任務(wù),但溫特斯只允許他以觀(guān)察員的身份隨軍。任務(wù)最終完成了,但也犧牲了一名戰士。

  第9集:為何而戰。

  E連終于進(jìn)入德國,而且風(fēng)平浪靜,沒(méi)有遇到什么阻礙。正當他們松了一口氣時(shí),在森林中,發(fā)現了一座納粹集中營(yíng),里面的慘狀令人憤怒。泰勒將軍下令戒嚴,全鎮居民到集中營(yíng)清理尸體。


  下篇游記:尋訪(fǎng)兄弟連足跡之五:德國、奧地利篇(6月14日發(fā)布)。

  

  離開(kāi)集中營(yíng),兄弟連奉命前去占領(lǐng)希特勒的大本營(yíng):貝希特斯加登。兄弟連的弟兄們,站在鷹巢,享受了一把獲勝的快樂(lè )。

責任編輯:郭磊

分享到

評論
評論
0 / 500 字
猜你喜歡
熱門(mén)PGC 查看更多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啟辰 大V DDi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6
   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朗逸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67
    部分拆解

    吉利 銀河L7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  部分拆解

    歐拉 歐拉閃電貓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途昂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7
   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途岳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4
    部分拆解

    哈弗 梟龍MAX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9
    部分拆解

    星途 瑤光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捷途 捷途大圣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5
    部分拆解

    吉利 帝豪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5
    全部拆解

    大眾 凌渡L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0
    全部拆解

    奧迪 奧迪Q2L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68
播放按鈕